首頁 > 最新消息

疫下乏人問津的獨居老人

足不出戶的抗疫日子對一般大眾來說,可能是看少場戲,去少次旅行,但對獨居長者而言,可怕的不僅是致命的病毒,還有孤立無援的無助和與家人分隔的孤單。小編日前隨本協會新界東服務處義工隊到沙田隆亨邨探訪多戶獨居長者,為他們送上防疫物資和食糧,陪他們聊天解悶,傳遞關心。就讓小編分享所見所聞,讓大家聆聽獨居長者的抗疫心聲,希望大家可以主動向身邊的獨居長者施以援手。


義工為長者親手送上防疫物資包。

打破孤寂的陌生人

義工探訪長者前準備了防疫物資包,內含口罩及酒精噴霧等防疫物資,以及即食飯盒、意粉及缽仔糕等食品,希望可以紓緩他們採購物資和日用品的壓力。有行動不便的婆婆收到食物,雙眼閃爍著光芒,像小孩子看到糖果般雀躍。她笑著說︰「你哋好細心呀!我對腳痛,唔方便出街買餸,都係搵人幫手買。」疫情期間,一向幫她買菜的鄰居也減少外出,令她擔心家中糧食不足,難以解決三餐需要,幸有義工上門送上物資,一解燃眉之急。


防疫物資包內含防疫物資和食品。

限聚令實行下,不少獨居長者無法如常到公園與街坊「打牙骹」,倍感孤獨。義工的到訪打破了家裡多月來的孤寂,縱使大家素未謀面,但受訪長者見到義工就眉開眼笑。寒暄幾句後,受訪的長者每每化身「開籠雀」,說個不停,並熱情地邀請義工入屋聊天,道別時又再三囑咐義工下次再來。獨居長者與義工相處短短幾分鐘,長者盡訴疫情下的辛酸,義工也盡力安撫他們的憂慮,為他們帶來溫暖。

老弱的無助

完成數戶探訪後,義工來到一位八旬伯伯的家門前按下門鈴。從門簾縫隙可以看到伯伯正臥床休息,聞聲起來開門。雖然床與大門只有兩步距離,但不良於行的他用了近一分鐘才蹣跚地走到門前拉開鐵閘。他瞇起雙眼,以中氣十足卻又含糊不清的聲線問我們︰「做咩咁耐先嚟換喉呀?我等咗好耐啦,好唔舒服呀!」——原來他在等待社康護士上門為他更換尿管。伯伯指子孫都各自留家抗疫,不常探望他:「佢地都唔理我啦。」他身體欠佳卻求助無援,只好默默地躺在床上等待護士登門協助。

對於伯伯而言,義工就像一根救命稻草。見到義工之後,伯伯急急遞上文件,請義工幫忙解開護士何時上門的「難題」。義工按文件上所寫的資料撥出電話,經多番詢問及電話轉駁後,終於聯絡到相關負責人,才得知原來伯伯記錯了護士上門的日期。由於伯伯有重聽問題,義工大聲解釋了幾次,他才恍然大悟,一邊唸唸有詞地重覆著日期,一邊用力握著筆,顫抖的手在月曆上圈起日期。


義工登門為長者送上防疫物資包。

義工登門為長者送上防疫物資包。

生離的惆悵

義工與伯伯告別後,隨即探訪一位丈夫於安老院養病的獨居婆婆。婆婆透露,丈夫肺病惡化,因自己年紀老邁,無力照顧病榻上的丈夫,唯有將他送到安老院,交由專業人士照料。疫情襲港前,她經常往安老院裏跑,只為陪在丈夫身邊,跟他聊聊天。她無奈地說:「真係見得一次得一次。」豈料一場突如其來的世紀疫症,打亂了她與丈夫本已不多的相聚時光。

公立醫院及安老院於一月下旬謝絕探訪,以致她多月來無法探望丈夫。她低下頭說道,自己在疫情初期很難適應,常常記掛丈夫,憂心忡忡。近日疫情稍有緩和,安老院也逐步放寬「禁訪令」。她又談起日前終與丈夫相見:「前兩日先去睇過佢,自己都放心啲」,臉上才稍露微笑。

獨居長者資訊不通,長期禁足,心理狀態深受影響,令他們頓成疫情下最脆弱的群體。本協會一直關注基層及弱勢群體的需要,在疫情期間,除了積極為服務對像籌募防疫物資外,亦組織義工致電關心獨居長者,提供情緒支援,並安排探訪,希望令他們感受到社會關愛,幫助他們渡過疫情難關。


長者對義工探訪感到窩心。

長者對義工探訪感到窩心。